罗雀雀雀雀

【林秦】 护理林×病人秦 轮椅.07

#ooc到飞起#
#HE#
#懒癌晚期#


祝各位大佬阅文愉快,我现在什么都不敢要你们别想打死我就好。不喜欢的小可爱记得及时出去哦า(°﹏°า )












准备好了吗?

















PART7

   “喂,涛涛,想什么呢?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啊。”大宝看着林涛走神的样子,差点没气到掀了假发直接砸他身上。林涛回过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:“哎呦宝爷我错了,三斤小龙虾赔礼道歉行不。”“不行,我像这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么?”大宝包反手叉腰“最少五斤。”林涛一边点头说是,一边带着大宝去了酒店附近的冷饮店,毕竟站在酒店后巷总不是事。
  

   各自点了饮料和甜点后,两边是一阵沉默,双方坐下来却发现有些事并不是好开口。“所以涛涛你真的打算从警局里辞职么?谭局批的假快到了,到时候不归队的话,涛涛你就真的不能跟我一起抓犯人了。”大宝的担忧和不舍都溢于言表,先不说这两人的离开对警局来说是多大的损失,铁三角只剩下大宝一人,以后的现场出勘,都不会像以前一样有趣了吧。“况且,涛涛,你难道要骗秦明一辈子么?”

   一辈子?林涛愣了,以秦明的敏锐程度,发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,那到时候要怎么解释呢?以秦明的性格大概是绝对不会容忍自己为了他辞职的,这种微妙的情况,秦明有他自己的骄傲。

   世人都觉得秦科长不食人间烟火,林队对秦科长却无比包容,林涛却觉得秦明才是那个放下骄傲容忍他住进来的人。如果被秦明发现自己是装的话,就算辞职了,也会被逼着回警局吧,林涛这么跟大宝说。“所以啊涛涛你为什么要装自己失忆这么狗血的事情嘛,害的我工作量直接翻倍,连着小黑都天天憔悴。”大宝一手撑着下巴,另一只手舀着桌上的甜品。

   “因为老秦担心我,我很心疼嘛。而且我悄悄看过他的记录,虽然被划得很花,但是还是看的出他有过不想我当刑警的念头,所以我就想,干脆装失忆好咯,老秦不想我当刑警我就不当好了,老秦想我当的话,他会告诉我的。”林涛给出了一个十分符合逻辑的理由,她大宝居然被撒了一脸狗粮,还只能默默吃掉。

   仔细想想,林涛当刑警大队长的这几年,枪子儿没少挨,身上大大小小刀伤,刮伤,烫伤都有,毕竟嫌犯逼急了什么都干得出来。更别说上一枪擦着大动脉过去,不是运气好,林涛估计已经壮烈牺牲了,想想老秦不想让林涛继续当刑警也是情有可原的吧。说是这么一个说法,但是问题是,怎么跟老秦摊牌,或者是被迫跟老秦摊牌的时候,要怎么解释。大宝抓耳挠腮,发现怎么都不是个事,太困难了,她可想想不出老秦是什么表情,估计能冷落涛涛到把他憋死为止。嗯,没错,就是这样,大宝默默为林涛点跟蜡。

   小店虽小,但是胜在装修氛围,房间布局精巧,每一张桌子都被店里装饰用的软格和墙壁,分离出一个相对隐私的空间。来往的客人络绎不绝,大宝和涛涛的桌子相对靠过道,每个结账买完单的顾客都要走这里出去,玻璃门上的铃声叮叮当当的却也不绝的烦。这本来没什么,但是邻座的一位顾客路过大宝出门的时候,带起了一阵让大宝汗毛直竖的风。

   大宝起先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,可是回头一撇的残影让大宝只能默默回头:“我说涛涛啊。”大宝叫回正沉迷在甜点中的林涛,“涛涛我觉得我们完蛋了。”林涛看着李大宝一脸出勘现场才会有的严肃神情,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:“怎么了宝爷,怎么就完蛋了?”

   “刚刚那个出去的是老秦。”

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林涛沉默了一会,“李大宝你确定刚刚出去的那个是老秦?”

   “确定!我怎么不确定!老秦那个穷讲究的他身上的雪白龙胆过一个月我都能闻出来!”李大宝委屈的说完,两个人面面相觑。又默默的继续手中的点心,甚至两人不约而同纷纷加量。

   该来的总是会来,不如现在好好填饱肚子。



















我到底在写些什么,各位小可爱们就当看着玩吧。断更了这么久重新写真的好难啊,还是在憋着生出来,不然太委屈不是么,更新不确定,但是相信我不会坑的。真的,看我真挚的眼神不骗你。(* ॑꒳ ॑* )⋆*

【林秦】轮椅.06 护理林×病人秦

#放飞自我#
#ooc到没边,别打我#
#HE#
#时隔已久的更新#




隔了这么久才更一个是卡文了,另一个是三次元需要我闭关修炼,现在搞定一切就出关了。点赞和评论我也不敢要了,你们别打我就好。(*´・v・)














准备好了咩。













Part6
  

   当第二天早上秦明醒来的时候,床的另一边早就没了热度。
  

   金色的晨光被窗棂晃得稀疏,斑驳的落在酒店纯白的棉被上。秦明坐起身胡乱的捋了两把头发,环视一周确定林涛不在后才开始慢吞吞的穿衣服。他细细的抚平衬衫上的褶皱,内心无比嫌弃为什么酒店里没有电熨斗,素来爱整洁的秦明最终还是放弃了穿衬衫,转而套上了一件较为宽松的长袖。
  

   屋外一片阳光明媚,而秦明最喜欢这样的天气。站在这样的骄阳底下,似乎所有的阴霾都被照亮和净化。在这样的大好天气里,他能安稳的喝一杯咖啡,处理手上的文件,看大宝俏皮斗嘴的样子,听楼下那人爽朗的笑声。不用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,好好的度过平淡无奇的一天。

   秦明在这酒店里回味这些日子来的荒唐事的时候,林涛正在酒店后巷里见一位长发女子。淡粉色的长裙,白色的小高跟和一头栗色的长发,怎么看都是一位大美女。当然,前提是她不开口说话。

   “我说涛涛啊,为啥我们见个面要搞这么麻烦,还有凭什么要我穿裙子过来,为什么不是你。”李大宝一脸不爽的瞪着林涛,自从那次穿裙子被小黑无意间嘲讽一把后,她李大宝就发誓再也不穿裙子了。

   “哎呦,我这不是怕老秦看见你直接导致我俩露馅了嘛,老秦那么聪明,要是看见我私下叫你出来,肯定会意识到不对劲的。”林涛赶忙跟大宝解释,“再说了,我一大老爷们穿裙子会被当变态的。”大宝不屑的喷喷气表达自己的不满:“你赶紧跟老秦说说你压根没事,身体倍棒好的很,让老秦回来。科室里老秦一走,我就跟个陀螺一样,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连轴转。好不容易有空休息一会还被你一个电话叫到这来听你讲废话。”
  

  

   大宝还在耳边叽里呱啦的抱怨着几个月以来的辛苦和奔波,林涛却有些心不在焉。仔细算算,自己已经有近两个月没有出过警了,大概以后也不会再以人民警察的身份大喊抓小偷了。不过,这样的日子也不错,不管是攥着毯子的秦明,还是扒着座椅的秦明,他突然觉得,出不出警,做不做警察也没有那么重要了。从他推着秦明出去散步阳光照在两个人身上暖洋洋的时候,林涛觉得他做的这些都是值得的。
  

   他曾仔细掂量过大宝跟他说的话,他犹豫过,但是听见秦明用从未有过的沙哑声音跟他说,林涛快醒来吧,和冰冷彻骨的水珠砸在自己手上,却好似砸碎了他的手骨的时候,林涛就已经做出了决定。
他想起身去拥抱秦明,就像无数个雨夜里那样。而让林涛觉得绝望的是,无论他用什么样的方法,他没有办法活动哪怕一根手指,发出一点点声音。林涛做刑警这么多年,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过,他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害怕什么事情了,而他真真实实的感到了恐惧。

  









   都说爱情使人盲目,可秦明是他林涛想要结婚的人。
  

【林秦】轮椅.05 护理林×病人秦

#HE#
#我到底在写什么#
#ooc没差了#


还是很不要脸的喜欢小天使就评论或者小心心,不喜欢的小天使记得赶紧点叉(*´・v・)














准备好了吗?







秦明倏地睁开眼睛。眼前似乎还浮现着那止不住的血红,黑色的,白色的,冰冷的,炙热的。搅得秦明脑子一片混沌。

他颤抖的甩了甩沉重的头,努力的想要甩掉他的不适感。触及冰凉的瓷砖地板,冷的秦明一个激灵,摇摇晃晃的起身想去给自己来杯咖啡,却猛地发觉自己住在外面的旅馆里。此时此刻秦明突然觉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,爱情使人盲目,到现在他才觉得这句话多么有道理。曾经被他嗤之以鼻的错误,他现在亲自犯了下来。
当人们决定说谎的时候,就已经一脚踩进了深渊,因为害怕谎言被戳破的后果,所以只能选择用一个一个谎言来圆最初那个。

秦明去浴室里洗了个冷水澡让脑子不再混沌,顺便舒展舒展身体。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腿部肌肉叫嚣着满足,秦明这次满意的蹦哒两下准备回床睡觉。

却突然听见钥匙在门锁里转动的声音,秦明吓的汗毛都竖起来,一个趔趄不小心踩到了地上踩水渍,摔倒在轮椅旁边。还没等秦明喊疼,林涛就直嚷嚷。

“诶诶诶老秦老秦,你这是干啥啊?”林涛麻溜的解开门链冲到秦明身边,刚想伸手扒拉扒拉检查有没有伤着那,手伸到一半就刹了车。

秦明一直忍着疼,觉得喊出来实在有些丢脸,不巧见林涛这畏缩的样子,心里一股无名火直往上窜,越发不吭声。林涛见着老秦脸色煞白,满头大汗是彻底慌乱了起来。一不小心碰到秦明腰侧,把秦明生生逼出一声闷哼,嘴唇都快咬破了。

林涛看秦明缩在地板上也不是办法,一只手绕过腋下,一只手挽住膝窝,一个挺身把秦明抱到了床上。秦明被林涛这么一折腾,磕到的地方一阵一阵的疼。

“老秦。你伤哪了?我给你看看?”林涛坐在秦明床边,眼神细细的打量着秦明只裹着睡袍的身躯,好像是在找秦明被磕到的地方。秦明被林涛的眼神看的心里直发毛,他把头埋在床单里,似乎这样林涛就会消失不见。

“嗯”秦明缩在被子上点点头算是应允了。

他们两个一个趴在床上,一个给对方检查。索性秦明只伤到了一处,就是刚刚林涛不小心碰到的侧腰。被磕到的地方有很大一片淤血,林涛便去自己房间取了跌打损伤药膏就给秦明揉了起来。把淤血揉散才好的快,他这么跟秦明说的。

温热的手心在秦明的侧腰上揉捏着,最开始是疼,后来也慢慢就习惯,倒也是觉得林涛揉的很舒服。不知不觉里就睡着了,林涛揉的差不多了,就挨去浴室里洗干净手收拾房间,毕竟那么一大块淤血也不是一时半会揉的散的。

林涛擦干轮椅和地板上的水渍,检查秦明的头发有没有干透,然后挨着秦明睡了下来。

他悄悄的环抱住了秦明,露台上的窗帘被风吹的沙沙作响,林涛回想这些日子跟秦明的相处。不管是攥着毯子的秦明,还是扒着座椅的秦明,他突然觉得之前的事情也没有那么重要了。从他推着秦明出去散步阳光照在两个人身上暖洋洋的时候,林涛觉得他做的这些都是值得的,过这样的生活也未尝不可。

这一夜林涛睡的很香,所以他错过了秦明的微笑也错过了秦明往林涛怀里蹭的小动作。相对的,林涛在秦明早晨醒来之前离开了,所以秦明也错过了林涛的盯着他目不转睛的样子和他挪不开的步伐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这里给各位小天使道歉,三次元好忙,加上我卡文卡的有点死,憋了半天终于是把这次更新写完了,本来是想尽力避免ooc的,可还是感觉ooc了。身为一个刚刚起步的新人,能得到大家的喜爱真的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,也是占了圈热的便宜。不管怎么样,我还是会努力产出的。(*/ω\*)

【林秦】轮椅.04 护理林×病人秦

#拖了两天的四更#
#HE#
#ooc可能会有,我尽力避免#


喜欢的小天使记得小心心或者评论哟,不喜欢的小天使就赶紧点叉吧(*/ω\*)



祝各位阅读愉快ヾ(@゜▽゜@)ノ 

















准备好了吗













秦明记得这个油菜花田。这个地处偏僻,有小河,有小桥的油菜花田,和他幕天席地做过那样事情的油菜花田,他怎么不记得。

秦明倏地绷紧了,就像生锈的怀表,看着别无大碍,其实内在的齿轮早就锈死,根本动弹不得。又或者是秦明过于惧怕回过头后会发生什么,他的指关节都泛着白。

“老秦?”

林涛的声音震得秦明一个激灵,“嗯,怎么了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林涛推着秦明在花田里慢慢的穿梭,“发呆发的都快灵魂出窍了,喊你一声招你回来,别真跑了。”按照往前的样子,秦明肯定是要怼回林涛的,可他现在完全没了这个心思。
为什么林涛会带我来这个地方?秦明皱眉思考这个问题。

“因为,因为大宝说这个地方挺好的,看看油菜花,关键还没人。”林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。秦明从思绪里回来,原来他不知不觉说出来了,索性他开始顺着这话题继续逼问林涛。
秦明摩挲着食指:“你站我旁边。”冷冽的声音不容反抗,林涛乖乖站在秦明旁边。

“说实话,真是大宝要你带我来这的?”秦明虽坐着轮椅,没有大背头,没有西装,却徒生出一股低气压,倒是有几分审讯犯人的姿态。

林涛被这类似于秦明生气的气压,压的有些憋屈:“真的是大宝告诉我的啊,她还敲了五斤58的小龙虾呢!我发誓!”林涛愤愤的控诉李大宝的恶毒,对秦明使出了狗狗眼。秦明无奈的放弃了这个话题。

可秦明没注意林涛背在身后那只手,做着食指中指交叉的手势。




说是来看油菜花,可这些个十字花科植物实在是让秦明提不起兴趣。他总是会想到一些不该想的事情。
秦明发狠的攥着手:“回去吧林涛。”林涛偏不如他意。

那就来鬼了。林涛看见了被秦明自己攥着的手,淡青色的痕迹赫然立在白皙的皮肤上,让林涛是又急又气又恼。“老秦你不喜欢来这也不至于这样啊,又不会在这把你生吞了。”林涛轻轻用指腹按摩着秦明的手掌,全然不理会秦明的表情,“这就带你走还不行么,把自己手弄成这样。”表情有些委屈。

林涛单膝跪在秦明旁边,捧着他的手细细按摩的样子,神情像是对待稀世珍宝,姿势却像是求婚。林涛的关心让秦明红了耳后根,他慌乱的收回手。

秦明拒绝了林涛想要帮他上车的好意,执着的表示要自己上去。可是秦明的臂力可不够让他坐上那台SUV,他两只手努力的,想要把坐在放便上下车踏板上的自己,挪进副驾驶上。秦明用尽了办法怎么都上不去,又不能下来,更不好意思开口跟林涛求助,只能憋屈的趴在那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当然,那只是秦明觉得很尴尬而已。

林涛看见秦明趴在那方便下脚的踏板上,差点没笑岔气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算是勉强忍住了。酒红色的宽松毛衣下摆,露出一截白嫩的腰肢,两只手努力攀在座椅上,头发弄得有些凌乱,却显得煞是可爱。

他深知秦明的性格让他羞于开口,便二话不说提着秦明的腰就上了车子,一手摸到的是柔软的毛衣,另一只手裹着的是细腻的皮肤。啧啧,老秦腰真细。

秦明被这“吃豆腐”的行为弄的羞愧难当,闭了眼不看林涛,林涛见他双眼紧闭就专心开车,不再跟秦明搭话。秦明也这么睡了过去。

林涛把车停在路边,给秦明套了个U型枕,才继续开车。

等林涛叫醒睡得迷糊的秦明的时候,他们已经到了邻市的一家快捷酒店。“老秦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,保证好玩!”他还没放过自己么?秦明内心扶额,看着这个精力充沛的……

护理工。

在他身边蹦蹦跳跳的夸赞着地方多么多么好玩,秦明一言不发。直到林涛说出那个海滨城市的名字,秦明几乎是撕扯着手上的毛毯,在林涛注意不到的地方,脸上还是那么云淡风轻,几乎完美的掩盖了那些暗涌激流。

“怎么样,老秦我们就去那吧。”林涛好似刻意放软的声音,和带着笑意的眼睛让人无法拒绝。




“好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催更的都是天使!大天使!超大号超可爱的那种!没事就懒癌发作我吃枣药丸。
感谢各位小天使们喜欢我的文啦,谢谢各位的评论。如果能涨到五十粉的话,给大家发福利呀【你要等到天荒地老么?】ପ(´‘▽‘✿҉)ଓ捂脸逃跑,为什么感觉自己凑不要脸。

【林秦】轮椅.03 护理林×病人秦

可能会有ooc,但我尽量避免

喜欢的小天使记得小心心或者评论,不喜欢的话记得赶紧点叉哦(*/ω\*)







准备好了嘛














林涛推着秦明去外面散完步回来以后,遇到了个大问题。秦明说他要洗澡。

在林涛说完要帮秦明洗,还撸袖子要跟着秦明进去的时候,被秦明坚决拒绝了。林涛只能看着秦明艰难的进了浴室,而自己害怕秦明出什么事,就守在了浴室门口。
还好秦明有惊无险,安全的出了浴室。林涛也跟着松了口气,跟秦明道别回家。可也不知怎么的,林涛像中邪一样半路折了回来,赖在了秦明的客房。

明明今天不下雨。


秦明推着轮椅又来到客房门前,月光穿过云层撒在地板。他紧紧的攥着黑色的毛毯,摩挲着食指的戒印,连腿上的肌肉都紧绷着。奇怪的是他却毫无波澜,神情和肢体差异,举起了右手,又放了回去,月光穿过云层撒在了窗沿。秦明推着轮椅走了,轻巧没有声响。

正如被林涛推着散步的时候,阳光的和煦,秦明的沉默,和那本没怎么翻页的书。沉默也是语言,是没有回音的语言。秦明任由林涛推着,不怼他,也不烦他话多,他有更重要的事要考虑。

第二天林涛一大早就出去了,说是买菜。秦明没在意,扯下了桌上的便条。“老秦,早饭在锅里温着,记得吃。”他揭开锅盖,果然有一碗粥。可是秦明却不想吃了,不想吃那碗林涛的绝活,鱼片粥。他把粥倒了,倒得很仔细。他刷洗完,要打开橱柜把碗放回回去的时候,他看到了一个苹果,干干净净用纸垫着的苹果。
秦明轻轻的拿起来,乖乖的啃着,任凭那苹果的汁水淌到了手上都未发觉,他很快吃完了这个苹果,并放到了垃圾桶里。

他又开始紧攥着手里的毛毯了,那么用力,却又那么的云淡风轻一样,大门咔哒,打开又关上,秦明这才如梦初醒。

他转过轮椅望着走进餐厅的林涛“林涛,你说如果一个人,在一个契机下改变了另一个的余生,并且那个人毫不知情的话。这算不算一种谋杀?”

林涛拉开餐桌凳子坐了下来,他认真的思考,像是在斟酌用词和表达“老秦,我也不好怎么说,这要看情况吧,看双方是什么关系。”

“如果是情侣关系呢?”秦明攥着毯子。

林涛皱着眉,白净的脸配上一身休闲装,就不像是学护理。可他大学的时候,就是当地敬老院的临时护理员了。

“那要看两边有多爱对方了咯,这种事说不好的。”林涛起身去整理袋子里的蔬菜。

秦明心里咯噔一下,没了声响,引的林涛转头看看秦明怎么了。秦明望了林涛一眼,转着轮椅回了书房,他想还有一堆事儿要做,耽搁不得。他这么想着。

下午秦明被强行拖出书房,接受林涛的行程规划。林涛说他想带着老秦出去玩,秦明没反对,只问去那。林涛却说不知道。

“我不知道还有那些地方人不多还好玩,要不老秦你想想吧。”林涛把一张大地图铺开,研究去那玩。
研究了一下午也没研究个所以然,可林涛却执着的要秦明准备两套换洗衣服,说是明天就出发。他说要带秦明去个不一样的地方。秦明不以为然,却还是收拾了行李,包括那条皱皱的毛毯。

他想看看林涛到底打算带他去那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乐乎的排版好迷啊,让我忍不住吐槽。
最近几天生病了一直拖着没更文,跟众小天使道歉【认真脸】以后大概是一周两更的样子,但是会增字数,可能有时候一周只有一更,也可能有三更,学生党伤不起(´-ι_-`),但是会保证一周至少一更。
没有表哥强力催更,这里凑不要脸的希望能有小天使催我更文,跪谢催更的小天使。希望你们阅读愉快。


【林秦】轮椅.2 护理林×病人秦

非常谢谢给我小心心和评论的小天使,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。

ooc可能有,会尽力避免

喜欢的话还是小心心和评论,不喜欢的话记得赶快点叉哦


准备好了嘛










“你迟到了。”

林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:“你瞧我这不是一大清早就赶去菜市场买菜,想着给你做顿早饭嘛。”

“菜呢?”秦明扫视一圈,直勾勾的看着林涛。认真的样子让林涛一不小心就对上了眼,忘记了说话。就只是看着。

“在大宝那呢,我这就去给你做早饭。”林涛说着,转身准备走。到了门边一怔,又转身回去推秦明。

“大宝?”秦明扯扯有些往下掉的毛毯。

“嗯,就是那个短头发的女孩子啊。”林涛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明粗暴的打断了。“我知道。”说完秦明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妥,“没什么,推我去餐厅。”
林涛没再说话,乖乖的推着他往餐厅走了。期间秦明又拿起放在轮椅上的书看了起来。

林涛看着秦明。

秦明安安静静看书的样子真好看,他这么想着,同时也惋惜着,这么好的人怎么就瘸了呢?这要坐着轮椅都这么好看,不坐轮椅得迷倒多少小姑娘啊。边想边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。

秦明听到了林涛的叹气,他没有怼回去,也没有问为什么。他选择装作没听见,继续看着他看不进的书。
可惜等林涛忙完以后,已经快十点了,毕竟熬粥是个耗时间的工程。秦明不在意,他早就吃过了早饭,索性就当午饭吃了。

在林涛的道歉声里吃下了第一口粥后,又被林涛的好不好吃的询问声淹没了。

“不错。”秦明慢悠悠的吹吹有些烫嘴的蛤蜊粥,慢悠悠的飘出这句轻飘飘的话算是表扬。

不知道是不是粥太好喝,秦明的表情竟也柔和下来,不在那么冰凉。

钥匙转动的细微响声,是大宝回来了。“嚯!这么香。”大宝三下五除二脱了鞋,急急忙忙往餐厅赶去,“哟,涛涛,老秦。这哪订的外面粥啊,这么香。”

大宝从善如流的搅动着锅里的蛤蜊粥,香味愈发浓郁。“还是蛤蜊的!”

秦明赏了大宝一个白眼,“林涛自己熬的”。

“诶!涛涛自己熬的嘛?”大宝高兴的转过身看着林涛,林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。“是我熬的,大宝想喝我给你盛一碗啊。”林涛手里拿着碗看着大宝,只等她点头。

秦明稍稍直起身,“给我再添一点。”

在林涛给秦明添粥的空隙,大宝及快速的和秦明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“那个,涛涛我在外面吃小龙虾吃饱了,就不喝粥了,下次熬粥记得叫我啊。”大宝笑着挡住了林涛拿新碗的手,“嗷!”突然大宝叫了一声。

林涛赶忙去扶,大宝摆手。“没事没事,我就刚刚磕了一下桌子。我那边工作忙,长期不在这看着老秦,涛涛你好好照顾着啊。”话刚说完,叮咚一声。
大宝看看手机:“你看这不是又叫我出勘现场呢么,我先走哈。”

“去吧。”秦明依旧是头也不抬,慢悠悠的吹着勺里的粥,用筷子把蛤蜊壳夹出去。

大宝匆匆忙忙走了,林涛也没来得及插上话,只说了句一路小心,也不知道大宝听没听见。

秦明放下碗筷。“吃饱了?”林涛问。秦明嗯了一声,林涛麻溜收拾了餐桌洗好了碗。

林涛抽了张厨房用纸,吸干手上的水。“老秦我推你去公园透透气吧。”林涛小心翼翼的询问着秦明,生怕触碰到秦明的伤口。

秦明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,他推着轮椅去柜子上拿出了一支绿色包装的护手霜扔给林涛。“抹上。”

林涛看看护手霜上一串他不认得的德文,又看看秦明。秦明了然,摇了摇头。林涛只好笨拙的抹着护手霜。

轮椅上的人耐心等着,等林涛抹匀了。“走吧。”秦明推着轮椅往玄关驶去。

林涛赶了上去,推着秦明。

“走吧老秦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这里要感谢我的表哥,在知道我写文以后就一直在催我二更,今天整整一天都在说“(╯`□′)╯~ ╧╧玩什么游戏还不赶快滚去码字”
可怜的我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,害pia。ಠ_ಠ
二更送给各位喜欢我的文的小天使当新年礼物啦,祝大家新年快乐!万事如意!_(:зゝ∠)_

【林秦】轮椅。护理林×病人秦

警告:ooc可能会有,但是我会尽力避免

不喜欢的小天使赶快点叉哦,喜欢的话就评论或者小红心吧,我会努力产出的。

准备好了嘛




清冷的早晨,寒风刺骨。

林涛手提大袋蔬果一路狂奔,顾不得风吹痛了脸颊,他现在脑子里就想着快迟到了。

然而纵使出租车司机倚着大清早车少,加上秦宅地方偏僻,愣是开出了赛车的气势,转速一度达到五千也没能让林涛准时。

等林涛气喘吁吁的站在别人家门前正准备敲门的时候,门已经开了。开门的是个穿着西装马甲长风衣,头发短到露青皮的姑娘。

“你好,我叫李大宝,你叫我大宝就行。你是新来的护理员吧?”叫大宝的姑娘边介绍自己,边跟林涛握了握手,点头示意林涛坐下谈。
林涛把手上的东西放到旁边,端坐下来,丝毫没有注意被风吹乱的头发。黑色的发丝软软的搭在林涛的前额,乱了个彻底,铩去了他身上的几分英气。又因为林涛今天特意刮了胡子,让他看起来小了七八岁。大宝点了点他的耷拉着的头发,林涛这才注意到自己被风吹的有多狼狈。

乱七八糟的头发,衣服夹克上沾着水珠,裤腿上全是泥点。林涛看着自己,不好意思的笑笑。得,这下好了,第一天就迟到还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。林涛站在木质地板上手足无措的时候,被迎面扔来的衣服吓了一跳,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个意思,就被大宝推搡着进了旁边的客房。

“好啦,你赶紧洗洗老秦有点洁癖,洗完了带你去见老秦。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。”大宝拍了拍手上的水珠,反手叉腰,小脑袋仰着,那样子就根本不像刚认识林涛的样子,倒是像多年来的好朋友。
“我叫林涛。”隔着玻璃门,闷闷的声音很快就被水流声盖过。

刚刚洗完澡出来的林涛头发淌还着水,就又被大宝拉着去见她口中的老秦。

“涛涛我告诉你啊,老秦这个人你别看他对人爱答不理的,其实内心还是很关心你的。”

“关心我?”林涛有些疑惑。

大宝一愣“嚯,我的意思是以后你跟他处熟了,你别介意他性子冷。”随后又笑着跟林涛解释。

林涛没细想,只当大宝口误“没事,我记得我原来也有个同学特高冷又是学霸,但是他人其实特别好。他就是别扭而已。”林涛刚刚说完,自己也愣住了。只纠结着为什么他说这话这么顺溜,错过了大宝略有期待的目光。

“可惜我忘记他叫什么了。”林涛别过头。大宝看不清他的脸,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气氛有点尴尬,幸好他们已经到了秦明的卧室。大宝敲敲门。

“进来。”

林涛觉得这声音很熟悉。

暗红的木门咔哒一下打开,林涛看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背影。初升的晨光洒满了整个房间,晃的人刺眼。秦明放下手里的书,生疏的操作着轮椅转过来想要看看新来的护理,奈何轮子卡住了,动弹不得。林涛主动上去帮忙,秦明这才转过身了。

轮椅上的人默不作声,林涛明白。他最看不得的,就是这些年轻的生命被迫残缺。他后退一步,这才看清楚坐在轮椅上的人。

黑色的毛衣宽松的套在身上,刘海服帖的搭在前额,鼻尖上一点小痣,领口微微露出的锁骨和黑色毛毯上修长白皙的手指。

林涛盯着眼前的人出神,他觉得他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。

非常重要。

大宝悄悄带上门退了出去。













【第一次发文,有不妥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指出。太喜欢林秦了我也想种果树啊(*/ω\*)】